書客居 > 少主的溺愛萌妻 > 第十二章 宴會

第十二章 宴會


  他們的車開出了城里,在一個綠數叢陰的氣派大院前停了下來。朱紅色大門上有兩個黃色明亮的圓銅獅子頭,大門上明亮的燈光照得那兩個銅獅子頭像金子似的熠熠發光,處處顯示著主人的與眾不同。

  “小嫂子,抱歉哈,這兒的車只能停在這兒,剩下的路只能自己走哈!”陳驊偉抱歉的說著。

  “沒事,求之不得呢!”

  “啊~琪兒,你看好美啊!”房鴻霖十分興奮。

  “確實好美啊!”

  ……

  一進設計獨特的大廳,吳靖琪看到穿梭在裝修豪華的保養很好的標致婦人和西裝革履風度翩翩的男人;鮮花,美食,美婦,一切都是那樣相得益彰。

  “小嫂子,走里面去玩吧,里面熱鬧些!”陳驊偉抬腳往里走。

  吳靖琪還在想應該怎么拒絕。

  “不了,你家嫂子喜歡安靜,你們進去玩吧,別管我們!”雷炎彬笑著跟他們說著。

  安靜?他怎么知道我喜歡安靜的啊!

  “啊!不錯不錯!雷大少爺終于抓住了我們家琪兒的心啊!”房鴻霖慢悠悠地說著。

  現在房鴻霖和他們很容易打成了一片。

  “呀!房鴻霖,我真是越來越喜歡你了!”肖修杰壞壞的笑。

  “滾一邊去!”房鴻霖仰著頭看向他。

  “好了好了,你們別鬧了,兩個活寶!那小嫂子我們就先進去了啊!”陳驊偉對著他們打了個招呼就抬腳消失在他們的眼前了。

  富麗堂皇的大廳,優雅舒適的單間包廂,身著短裙服飾的女服務員殷勤地為他們倒水添茶,還有那可口的山珍海味,都顯示著請客主人的身份與地位。

  “震驚了?”吳靖琪耳邊穿出了一陣悅耳的聲音。

  “確實亮瞎了我的眼!謝謝你!”吳靖琪第一次這么正式的跟他說道。

  她知道如果不是他私下安排,陳驊偉他們倆也絕對找不到這兒!

  “雷先生,算我吳靖琪欠你個人情吧!說吧,想讓我怎么還?”

  “好啊!至于怎么還,我還沒想好,想好我在告訴你!”雷炎彬看著她那緋紅的嘴唇,喉結不自覺的滾動了幾下。

  這天晚上星光璀璨,人聲鼎沸。這邊湖邊的金色大禮堂被裝扮得光彩奪目,從清幽的沿湖小道一路走來,處處可見盛裝打扮的豪家婦女,男生們個個英姿颯爽,女生們個個美麗動人,隔得遠遠的就能看到金色大禮堂那里輝煌的燈火照亮了星塔上空整片天鵝絨般藍幽幽的夜空。

  “好好看的夜空啊!你怎么知道我喜歡安靜啊?”

  “要是,我說我一直觀察你,你信嗎?”

  “信!”

  雷炎彬震驚了,他完全沒想到居然是這么個回答,毫不猶豫……

  “要是你之前跟我這樣說,我保證不信,可你都知道我喜歡安靜,我喜歡安靜這件事房鴻霖她都花了很長時間才知道的,而你……還花了這么多的時間浪費在我這個無關緊要的人的身上……”

  一個熾熱的吻堵住了吳靖琪吧啦吧啦的嘴巴上,“就這么簡單的一個事,非得說這么久!”

  淡淡的檀木香充斥在身旁,鏤空的雕花窗桕中射入斑斑點點細碎的陽光,細細打量一番,身下是一張柔軟的木床,精致的雕花裝飾的是不凡,身上是一床錦被,側過身,一房古代女子的閨房映入眼簾,古琴立在角落,銅鏡置在木制的梳妝臺上,滿屋子都是那么清新閑適。

  “你看,這個房間好有特色啊!”吳靖琪故意轉移他的視線。

  “在有特色都沒你好看!”

  吳靖琪被他這話害羞得紅了臉。

  房間當中放著一張花梨大理石大案,案上磊著各種名人法帖,并數十方寶硯,各色筆筒,筆海內插的筆如樹林一般。那一邊設著斗大的一個汝窯花囊,插著滿滿的一囊水晶球兒的白菊。西墻上當中掛著一大幅米襄陽《煙雨圖》,左右掛著一副對聯,乃是顏魯公墨跡,其詞云:煙霞閑骨格,泉石野生涯。案上設著大鼎。左邊紫檀架上放著一個大官窯的大盤,盤內盛著數十個嬌黃玲瓏大佛手。右邊洋漆架上懸著一個白玉比目磬,旁邊掛著小錘。臥榻是懸著蔥綠雙繡花卉草蟲紗帳的拔步床。給人的感覺是總體寬大細處密集,充滿著一股瀟灑風雅的書卷氣。

  “雷炎彬,你看,這個床感覺好安逸啊!”

  她緩緩的靠近這張床,映入眼簾的竟是粉黃色的帳幔。

  “奇怪了!快出春天了,怎么還有帳幔啊?”

  “你去坐坐床吧!”

  “可……可以啊?謝謝!”吳靖琪笑嘻嘻的坐了上去。

  暮色微涼。頭頂是一襲一襲的流蘇,隨風輕搖。忽然,她卻發現身下的床榻冰冷堅硬,即使那繁復華美的云羅綢如水色蕩漾的鋪于身下,總是柔軟卻也單薄無比。不時飄來一陣紫檀香,幽靜美好。榻邊便是窗,精致的雕工,稀有的木質。

  “怎么還會有這么奇妙的床啊!雖然快春天了,怎么這張床會發冷啊!”

  “啊?”發出疑問的雷炎彬,朝著那張床走去,剛剛一坐下。

  “嘣呲~”

  “噗~哈哈哈哈!雷炎彬,你太重了,把床都坐爛了,我也是服你了!”

  “我……我不重的好么,是……這個床它不結實!”雷炎彬像個犯了錯的小孩一樣。“別笑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

  “喊你別笑了!”

  “好好好!”吳靖琪憋住了笑,眼淚不停的往下掉。

  “你……怎么哭了?”雷炎彬確實不懂這女人,一會兒哭,一會兒笑,像個神經病。

  “不是我沒哭,只是你叫我憋著,我快不行了,噗!”

  “哦,對了!雷炎彬我們今天就睡在這兒嗎?”

  “這么晚了,不然呢!”

  “那等會我們怎么睡?”

  “以往一樣睡。”

  “但床被你……”

  “將就一下吧,這是個小床,早就有些爛了,不要在扯在我身上。”

  兩人說著,便睡了下去。

  “謝謝你,雷炎彬!”

  “嗯。”

  “你不要這么淡定好嗎?我這是在夸你誒,千年難得一見的人在夸你啊!”

  “你在這么嘲,我又要堵你嘴巴了啊!”

  吳靖琪第一反應拿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不行的啊!要講理的!”

  “吳大小姐,你看看我是要講理的人嗎?”

  “不像,哈哈哈!”

  ……


  (http://www.337697.tw/a/99898/99898602/521350871.html)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www.337697.tw 書客居手機版閱讀網址:m.shukeju.com
久久娱乐电玩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