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客居 > 少主的溺愛萌妻 > 第七章 保姆

第七章 保姆


  幾人出了門后,肖修杰疑惑:“小彬,她是誰?是半年前的宋玉嗎?她……”不是死了嗎?后面的話也不敢說了。

  陳驊偉拉了拉肖修杰的手,眼神給了他暗示:難道沒看出小彬不想回答你這個問題嗎!

  肖修杰把臉低著很低小聲向陳驊偉說著:“在怎么瞞也不能把我們兩個瞞著吧!”

  可這話早就被雷炎彬聽著,笑嘻嘻地說道:“她啊!她不是宋玉……回不來了啊!”聲音帶著顫抖。

  去雷炎彬父親家中這一路安靜的出奇。幾人都一聲不吭,各懷著心事……

  雷炎彬一到家,許多親戚都來獻殷勤!

  “小彬,過來一下!”他父親雷志杰嚴肅的喊著。

  ……

  車上,“小彬,你爸跟你說了些什么!”肖修杰好奇的問道。

  “沒什么,分享經驗是假的,談戀愛才是真!”雷炎彬不以為然的說道。

  “堂堂的大佬居然也有被擔心的時候啊!說真的小彬你也老大不小了23歲了……家里的那個女人……”頓了頓“也挺不錯,但你怎么能找和宋玉長得……”那么像的人啊!話沒說完便覺得被一雙黯淡的眼光盯著,頓時覺得說了什么不該說的話。

  “不要在讓我聽到第三遍這個名字!”此時雷炎彬沒了笑容,陳驊偉感覺仿佛看到了曾經的那個——他!

  “耶!雷炎彬你是不是馬上到家了啊,叫你的司機把我們放在這兒吧,我們自己走路回去就好!”陳驊偉在打圓場。

  “嗯。”雷炎彬強顏歡笑地說了一聲就把他們隨手甩在了路邊。

  “少主,到家了!”司機感覺到了不對勁,輕微地說了一聲。

  好一會兒雷炎彬才開口“你先下車,別管我!”

  “少主,這么晚了,你……”司機擔憂的看向他。

  “沒事,我坐一會兒。”

  ……

  雷炎彬下了車,站在別墅的院子里,他抬頭,今晚的夜空沒有繁星,只有幾顆孤單的星星,努力地在發光,零星地分布著。

  修然,一陣又一陣的聲音在他的腦袋中回響著。

  “雷炎彬,你只能做我一個人的雷先生!”

  “雷炎彬,我走了,你一定不要哭,以后要一直笑,知道嗎?”

  “雷炎彬,你要是以后生活不笑,我就再也不理你了!”

  “雷炎彬,我愛你!”

  “啊啊啊!為什么……”為什么自己腦袋里全是宋玉的那些話!

  他痛苦的捂住腦袋,強迫自己不想,現在他的樣子要有多狼狽就有多狼狽!

  好一會兒,才恢復了過來,整理了下自己的衣服,筆直的朝別墅走起去。

  一推開門——“雷先生你回來了啊!里面請!”眼前的這個吳靖琪穿著保姆的衣服,但還是遮不住她身上的驚艷!

  雷炎彬看著眼前的這張熟悉又陌生的臉,他頓時把之前的事情忘了,心情也好了好多。

  “吳大小姐,麻煩你把身上的衣服換了吧!”雷炎彬笑嘻嘻地說著。

  “額……這用”你管啊!話連忙改成了“用東西不方便,既然答應了幫雷先生做家務,那就應該就有個樣子,不是嗎?”吳靖琪簡直覺得自己好像變聰明了,偷偷自喜。

  把問題直接丟給我這也挺可以的呢!“哦?既然吳大小姐都這么說了,那你就繼續做起走吧!”

  說著,把一旁的掃帚扔給了她:“快!掃吧!”

  旁邊的吳靖琪翻了個白眼給他嘴上卻恭敬地說道:“雷先生說的對!”

  “你看你,這兒還有灰呢!”

  “用點力!你是沒吃飯還是怎么的,看看你跟沒掃有什么區別!”

  “唉!笨女人!”

  “看看,這還有這么大團垃圾啊,你沒長眼睛啊!這么大個你這狗眼都沒看到!”

  吳靖琪壓抑著,掃帚在往雷炎彬那昂貴的鞋子上掃著:“是呢!這么大坨垃圾,我居然沒看到!雷先生說的對要把‘它’掃走”吳靖琪不耐煩的說道。

  “喂!你眼瞎啊!掃個地都掃到了我身上來了,你還這是有點能耐啊!”

  她被雷炎彬不停的指揮著,在也惹不住了,大吼道:“雷炎彬,你有本事你來掃啊!老娘還不干了,你只曉得瞎指揮女人,你這么厲害你就來,我讓給你……”吳靖琪說了一大堆。

  “哇!這么快就撐不住了啊!你不是自己說做家務就應該有做家務的樣子嗎?不是嗎?”那邊雷炎彬挑釁地說道。

  “哦~還是吳大小姐想明天和我領證了啊,想就要說出來,憋著難受啊!”

  “你……”吳靖琪氣著臉紅的像個蘋果。雷炎彬這時候覺得她和宋玉很像,一樣的倔強,一樣的不講理,一樣的……

  什么啊!我這算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嗎?

  “雷先生說的對我現在是個保姆。”又陪上了個笑臉。

  “去!”雷炎彬指著衛生間,“拿個盆過來伺候我洗腳!”

  什么?腦子壞掉了吧,她在怎么說都是個大小姐,她跟誰洗過腳啊,吳靖琪簡直氣瘋了!

  “雷先生,你不會自己弄嗎,這么簡單的事,還非得麻煩別人!”

  “既然吳大小姐,都知道這是個這么簡單的事——哦!我知道了,你不會是連這么簡單的事都不會吧”雷炎彬嘲笑著她!

  嘲笑的我?

  笑我?

  居然敢笑我,我吳靖琪好久受過這樣的氣啊,簡直炸了!

  她證明給他看,不一會兒雷炎彬便聽著“嘩嘩嘩”的聲音。

  “吶!還敢說我不會,你看我會不!”她得意的笑了笑。

  “喲!我可沒說你倒水不會啊,我指的是你一定不會給人洗腳!”雷炎彬滿臉嘲弄的看向她。“哈哈哈哈……這么簡單”的事都不會,他感覺到了一陣暖暖的氣流。

  那女人居然在給他洗腳。原本只是一句玩笑話,但看她蹲在他的盆邊那認真的模樣,又使他想起了宋玉,該死的……

  哼!敢說本小姐不會,本小姐怎么會不會呢!真是搞笑!

  “怎么?舒服吧!”她得意的揚了揚下巴。

  雷炎彬故意把腳上的水彈在了吳靖琪的臉上“靠!你大爺的!”一句粗暴的話音剛落,就聽著那男人“在怎么也是大小姐吧,怎么跟個潑婦一樣啊!說話還這么難聽!”

  “呵!你雷炎彬沒好好啊!我就不信你不會說這些!”吳靖琪一邊說著一邊給他搓著腳。

  雷炎彬頓時啞口無言,兩人沉默了一會兒,雷炎彬把腳拿了出來,自己把腳上的水查干了:“謝謝吳大小姐的伺候!”得逞的笑了笑。

  “你……”吳靖琪這才發現自己居然被套路了,天啊!自己做了些什么!

  


  (http://www.337697.tw/a/99898/99898602/522244948.html)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www.337697.tw 書客居手機版閱讀網址:m.shukeju.com
久久娱乐电玩城